聚焦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篇:倒计时两个月


聚焦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篇:倒计时两个月



9月3日至11月3日,倒计时两个月——随着拜登和特朗普分别在近期举行的美国两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接受总统候选人提名,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正式进入实质性的两党对决阶段。今年的特殊性无须赘述。在这样一个特殊年份,美国大选季会如何展开?无论是选举进程还是最终结果,背后的潜在影响都将远超政治领域和美国本土,渗透到全球商业世界的方方面面。

化险集团将围绕美国大选进行一系列解读,对选情、美国内外政策、企业所受影响等进行全方位解析,与您一同关注这场今年全球最受瞩目的政治活动。


在去年底发布的风险地图2020系列分析中,我们曾经提及:这次美国大选大概是40年来意识形态差异最大的一次。经过2020年的一系列波折,这一趋势愈发明显。8月17-20日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直指特朗普连任将成为美国共和制的存亡威胁。而特朗普也在8月27日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演讲中表示:美国党派和思想对立已达到空前程度,今年11月的选举将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总统选举。意识形态将成为今年美国大选格局的底图,而同时,这也使得美国国内的政治风险攀升至历史高位。

选情分析

在一些人看来,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本应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但颇具魔幻意味的2020年为大选增添了非常规色彩。

首当其冲的就是疫情影响。疫情无疑是今年大选季中绕不开的焦点。不论是对投票方式、议题设定的直接影响,还是通过作用于经济、社会等这类重要选举议程而带来的间接影响,疫情的重要地位贯穿始终,直至影响最终的选举结果。新冠肺炎持续在美国肆虐,累计确诊病例超过600万,死亡人数超过18万,远多于其它富裕国家。而这样的“美国例外”显然不是美国人所期望的。特朗普在老年选民、独立选民和郊区选民中面临因抗疫不力而导致的支持率下滑。虽然他不断利用政治和外交议题转移注意力,但血淋淋的数字依然时刻刺激着选民神经。

 

 美国大选2020

再看经济层面。虽然经济历来是美国总统大选的核心议题之一,但在这魔幻一年,选举双方的经济牌面也发生了显著变化。在经济强势进入2020年之后,随着疫情到来,美国实际GDP年增长率在前两季度分别下滑5%和32.9%,创有史以来最大跌幅。事实上,自1924年的卡尔文·柯立芝以来,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在经济衰退后连任。从某些方面看,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几乎是1924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对于经济疲弱下的上千万失业人口而言,股市指数再漂亮也缺乏实际意义。

疫情和经济影响无疑对特朗普的连任构成了挑战。近几个月来,拜登在全国和关键摇摆州内的支持率一直保持领先。当然,距离选举还有两个月,变数依旧存在。
 

 美国大选2020

 

不过,民调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两位候选人在全国范围内的受欢迎程度,却未必能准确预测谁最终获胜——2016年大选就是最好的例子。考虑到美国特殊的选举人团制度,特朗普或许会复制四年前的做法——不追求“遍地开花”,只需拿下决定性的关键州即可。回顾2016年美国大选,虽然总选票数达到1.29亿张,但特朗普以总计不到8万票的优势赢得三个关键摇摆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斩获全部46张选举人票,占其最终获胜优势的62%。在密歇根州这一最激烈的战场上,特朗普在每个片区的平均获胜票数只有两票。

尽管以目前民调来看,拜登在几个摇摆州内较被看好,但特朗普握有现任总统、党派基础等优势,竞争力依然强劲。而且以较低的全国支持率连任在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实际选情很可能比民调显示的更为胶着。我们或将见证一场势均力敌的交锋。选民投票率很可能成为最终的决定性因素,而这一点又恰恰受到了疫情影响。在2016年美国大选和2018年中期选举中,约有40%的选民通过邮寄投票。疫情之下,今年这一数字可能会大幅增加。无怪乎围绕美国邮政服务(USPS)运营改革的政治争论已成为两党共同关注的焦点。

美国大选2020

 

选战影响聚焦

对于全球企业而言,无论谁最终获胜,它们所面临的机遇和风险环境都将受到美国大选后地缘政治格局的全方位影响。

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没有延续美国外交政策的传统模式与目标。相反,他挥舞着“美国优先”的大旗,对盟友和对手发动了一系列破坏稳定的贸易战。美国放弃了国际机构中的多边外交,转而采取以强有力的金融制裁和出口管控为手段的单边胁迫。在美国外交政策中一直存在的军事行动也成为重要选项。为此,企业不得不准备好应对潜在的“冲冠一怒”所造成的运营中断。一旦特朗普连任,美国很可能在地缘政治强权交易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已经岌岌可危的国际机构将进一步受到削弱,并可能在大国博弈下越来越丧失存在感。

相比之下,拜登承诺在关键领域奉行人们较为熟悉的、传统的美国外交政策。尽管整体策略仍将保持侵略性,但他应会采纳外交智囊的建议,寻求恢复与传统盟友的关系,重新加入多边机构并展开合作。如果拜登当选,移民、气候变化、伊朗、贸易等美国外交关系中的刺激性因素可能会得到缓和。另外,拜登的外交决策可能更加深思熟虑和可预测,在特朗普治下多受阻挠的商业游说团体或将重获影响力。对于那些被特朗普好斗的“交易艺术”所打击的企业来说,这不啻为一种解脱。

但是,拜登不能、在某些方面也不会关上已经打开的潘多拉魔盒。美国的未来仍将面临国际社会对其承诺的可信性和持久性的深刻怀疑,特别是核心战略盟友。中美关系方面,即便政府换届可能会创造一个重启关系的契机,但拜登仍将对中国保持强硬立场。这一点我们会在之后的文章中进行专门分析。

选后影响前瞻

而选举之后,无论谁获胜,下届美国政府都会将更多重心放到国内议题上。在这些议题上,共和党和民主党甚至具有相当程度的一致性:都希望实现医疗供应链的本土化;都主张采取更严格的保护主义政策,包括在关键行业内限制外国投资;都将被迫应对历史赤字的遗留问题以及疫情造成的经济转型;都将面对期望甚高、但耐心有限的选民。

与特朗普相比,拜登还可能进一步加强商业监管和执法,对企业实行更加严格的劳工、环境、性别和人权法规,推高美国国内的商业环境风险。如果民主党还取得国会控制权,那么拜登政府将在至少两年内有较大余地来推动企业税收、医疗保健、环境监管、最低工资、反垄断执法(重点关注科技领域)等主要目标。此外,拜登还推出了雄心勃勃的“绿色复苏”计划——通过加征税收,将额外获得的税款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清洁能源等绿色基础设施的建设中,以遏制气候变化,刺激经济增长。一旦计划成真,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将受到打击,但建筑、工程、可再生能源、房地产等行业很可能因此获益。

2020年大选将定义美国未来四年的政策走向,但几乎没有一种走向是“恢复常态”,或者说是回到人们所熟悉的冷战后全球化和经济自由化秩序中。作为美国以外的人士,很多人多少抱着看一季精彩美剧的心态;但同时人们又清楚,没有什么真正的槛外人,全球市场都徘徊在十字路口,焦躁地等待这场大选的结局。

联系我们

如您希望获得更详细的信息,或针对某一话题与我们进行更深入的交流,请联系我们。

control-risks-wechat-qrcode
关注化险集团微信公众号。我们将持续与您分享及时的全球风险动态和前沿的深度洞察报告,助您妥善应对风险,把握市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