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哪些中东和北非国家的风险与机遇值得关注?

2023年,哪些中东和北非国家的风险与机遇值得关注?


2023年,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分化趋势或将加剧:资源充裕的富有国家将继续推进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计划,而一些国家则将面临冲突和危机。我们在此就十个主要地区国家的风险与机遇前景进行展望。

安全挑战

伊朗的反政府抗议活动渐趋平息。虽然民众的不满情绪和地区孤立对政权稳定性所构成的威胁依然有限,但相关活动也给当局政策带来一定影响。美国方面已经从议程中取消了恢复履行伊核协议的事项,并不期待在近期看到任何进展。一些西方国家也追随美国的脚步,升级对伊制裁。虽然2023年伊朗、其地区对手以及美国都不太可能主动寻求正面对抗,但局势可能在10月出现变数——根据最初的伊核协议内容,届时各方将迎来“过渡期”,触发制裁解除条款。考虑到伊朗持续推进铀浓缩、压制抗议活动、武器扩散等问题,一些国家可能选择该时间点对其发难。各方能否通过外交努力达成新共识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局势会否升级。

巴基斯坦将在日益严峻的经济和能源危机、以及不断加剧的激进主义挑战下迎来2023年大选。执政党和反对派在如何进行选举的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可能导致败选者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巴基斯坦政治可能在2023年延续动荡局势。政治不稳定也将推高国家主权风险。巴基斯坦政府在高通胀、货币贬值和经常账户赤字扩大的困境下不得不实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改革意见,可能引发民众不满。能源短缺及2022年洪灾造成的持久性破坏也将加剧该国经济的脆弱性。

去年10月,也门冲突各方未能在联合国斡旋下延长停火协议,和平进程前景渺茫。虽然沙特阿拉伯正通过阿曼与胡塞武装进行秘密对话,但后者依然认为可从进一步冲突中获益。2023年,在塔伊兹、马里卜和达利阿省等主要的领土争端区,敌对行动可能升级。胡塞武装将延续与也门亲政府武装的冲突,并通过袭击港口、石油和天然气出口设施等对政府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来提升影响力。

2023年,叙利亚的地区前景有望得到改善。2022年12月29日,土耳其和叙利亚国防部长在莫斯科举行会谈,两国释出恢复关系的信号。土耳其有意与叙利亚重新接触,希望借此阻止叙利亚东部的库尔德人获得自治权。今年1月4日,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还与阿联酋外交部长在大马士革举行了会谈。这些外交动作背后都有俄罗斯的身影——在俄乌冲突导致其与其他地区国家关系复杂化的背景下,俄罗斯希望通过支持叙利亚来维持影响力。从叙利亚的角度而言,邻国相互制衡且希望人口回流的现状也为其提供了重新融入地区的契机。不过叙利亚的重建资金和贸易往来仍将受到美国制裁的严重影响。

经济机遇

虽然面临也门内战的不确定性,但沙特阿拉伯“2030愿景”战略规划预计仍将以惊人的速度推进。2023年,沙特政府或将更专注于其中较为切实可行的项目。旅游业、工业等一系列重要项目正加紧建设,争取创下交付时间最短的纪录。在政府投资的推动下,沙特的非石油行业有望实现进一步增长,特别是旅游和酒店业。对于有意进入沙特市场的企业而言,2023年将非常关键——自2024年1月1日起,沙特政府机构和所拥有的基金将停止与未在其境内设立地区总部的外国企业和商业机构签订合同。

2023年,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8)将在阿联酋举行,主办方将借机在国际舞台上展露风采。阿联酋将寻求最大限度地在本次会议上提升曝光度以赢得更多支持,并努力推动新的本土及国际可再生能源项目和气候倡议。国内方面,由于2022年阿联酋政府的收入增长超出预期,预计未来对于国内产业的投资仍将保持在高位。可再生能源和粮食安全将成为政府所关注的重要议题。

伊拉克2022年的石油出口收入超过1150亿美元,创下四年新高。未来几周,政府可能出台新一年的预算案:工资支出可能上升约50%,且对于医疗保健系统的投资也有望增加。无论伊拉克政府能否与库尔德地区就石油利益分配达成一致,公众和议会的拥护都将确保预算计划顺利通过。政府有意通过增加国家工资赢得更多支持,以遏制来自萨德尔运动的挑战,同时还希望推进2021年与国际企业签署的能源项目协议。但如此一来,该国可能难以投入资源以解决紧迫的环境和基础设施问题,且财政脆弱性也将增加。

阿曼政府2023年的预算支出计划较为克制,对于石油和天然气收入的预估也比较保守。财政预算将专注于可持续发展,以满足多元化增长的需求。在紧缩的预算案下,阿曼达成经济增长目标将更多依靠国有企业、私营行业以及外国资本。2023年,该国的绿色氢能行业尤为值得关注。政府在过去两年间已经与投资者签订了框架协议,并加强了监管能力。今年,大量外国资本可能进入该领域以兑现投资承诺。其他值得关注的行业还包括电信、医疗和金融服务。

财政困境

随着主权债务和货币危机愈演愈烈,遏制进一步的社会经济动荡将成为埃及政府在2023年的主要挑战。自2016年以来,埃及一再削减社会支出,并依靠代价高昂的短期外债为重要项目提供资金。随着部分债权人削减埃及债务风险敞口,该国陷入财政和国际收支危机。再加上主要进口商品的美元计价成本大幅上升,埃及本国货币所面临的压力急剧增加。埃及需要大量美元资金来缓解当前的货币和流动性危机,否则当地贫困或将加剧并引发内乱。

2023年,预算紧缩和动乱风险将是突尼斯面临的主要难题,给赛义德政府带来严重的政治不稳定风险。由于代价过高,当局难以发行新债来弥补日益扩大的财政赤字,同时收入来源匮乏也迫使其通过调整国家补贴的方式来减少支出。此外,突尼斯内乱风险不断上升——突尼斯总工会(UGTT)和其他工人团体仍将针对低工资和生活成本增加频繁发起破坏性抗议活动,民众对于通货膨胀也极为不满,政治团体则普遍反对总统赛义德扩大自身权力的行为,认为这缺乏合法性。赛义德政府需要来自IMF或其他海湾阿拉伯国家的进一步财政支持,方可能避免经济崩溃和社会动荡。

 

查询表格

一般查询和简报注册

DOTCOM - CHINESE - Enquiry via Thinking articles
*
 
 
 
姓氏*
 
 
 
职位*
 
 
 
公司*
 
 
 
国家和地区*
 
 
 
邮箱地址*
 
 
 
工作电话
 
 
 
您的询问
 
 
 
通讯注册
 
 
 
 
 
 
 
 

control-risks-wechat-qrcode
关注化险集团微信公众号。我们将持续与您分享及时的全球风险动态和前沿的深度洞察报告,助您妥善应对风险,把握市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