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十大关键议题展望

2023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十大关键议题展望


 

2023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将面临多重挑战:全球经济动荡加剧部分非洲国家的债务危机;主要国家将迎关键选举周期,附带的动乱风险和监管变化引人担忧;区域恐怖主义势力蔓延,威胁地区商业运营;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也将持续。但另一方面,撒哈拉以南非洲传统及可再生能源的广阔前景也带来发展机遇。我们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总结2023年当地值得关注的十大关键议题。

  • 全球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将给撒哈拉以南非洲政府带来严峻的财政挑战。考虑到一些债务谈判取得进展,部分国家的前景相对乐观。
  • 包括尼日利亚在内的主要市场可能经历动荡的政治过渡,领导人将无暇顾及民众日益增长的社会经济担忧。
  • 武装团体将继续在萨赫勒地区扩大活动范围,非洲之角和中部地区的国家仍将竭力防止安全局势恶化。
  • 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或将受益于国际社会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持续关注和投资。

一、债务危机阴影笼罩

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令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政府尤为担忧。2022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将更加黯淡,2023年的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至2.7%(2022年为3.2%)。虽然2023年的全球通胀率有望从2022年的8.8%下降至6.5%,但仍高于新冠大流行之前的水平。全球各国仍将维持高利率以遏制通胀,部分国际资本可能回流至被视为“安全港”的发达经济体。作为新兴市场的非洲将依然面临沉重的债务压力。

在全球经济衰退和本国货币疲软的情况下,非洲国家在偿还外债方面愈发捉襟见肘。2022年12月14日,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了肯尼亚的信用评级,突显其外币计价债务所构成的风险。在此之前,因尼日利亚货币奈拉兑美元大幅贬值,导致债务超过政府收入,该国信用评级也在去年11月被下调。埃塞俄比亚、莫桑比克等国也处于类似境地。由于债务成本居高不下,政府进行战略和社会投资的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可能加剧民众不满。

二、加纳前景不明

长期以来,加纳都被视为西非地区政治和经济稳定的典范。然而,过去一年的经济危机削弱了国际投资者对该国的信心。2022年以来,加纳经济迅速下滑,公共债务不断攀升。截至去年10月,债务总额已占GDP的68%左右,主权风险高企。2022年12月13日,加纳和IMF就一项由扩展信贷机制(ECF)安排支持的三年期计划达成工作人员级别的协议,计划金额为30亿美元。IMF的援助对加纳应对债务危机至关重要,但该国仍需对债务进行重组以确保债务可持续性。经济管理不善可能动摇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的地位。未来一年,加纳的社会经济动荡可能加剧。

三、赞比亚复苏有望

自2020年宣布债务违约后,赞比亚近期在与债权人的谈判中取得重大进展,有望在2023年上半年达成债务重组协议。总统希奇莱马在2021年上任后就将解决债务危机视为首要事项。此外他还努力通过降低采矿特许权使用费和加强反腐行动来吸引外国投资。2023年,赞比亚可能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市场上的投资亮点之一,并为埃塞俄比亚、加纳等希望在2023年与债权人就债务重组进行接触的国家提供应对债务困境的经验。

四、尼日利亚大选

尼日利亚将于2023年2月和3月分别举行总统选举及州长和州议会选举,该国安全环境或将在选举前后出现恶化。事实上,截至2022年末,针对平民、选举委员会官员和政党成员的政治暴力事件已经有所增加。预计执政党全体进步大会(APC)候选人提努布将最终胜选,但新一届政府将面临诸多挑战。尼日利亚希望从欧洲寻求摆脱对俄能源依赖中获益,不过这也将使该国难以改变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的经济模式。此外在选举结束后,公共财政也可能入不敷出。政府或将加强对企业的监管审查力度,并通过征税和违规罚没来增加收入。

五、刚果(金)选举之忧

刚果民主共和国选举委员会确认该国将于2023年12月20日举行大选。自2019年上任以来,总统齐塞克迪逐渐掌控了国家机构,在竞选资源方面握有巨大优势。国家神圣联盟可能利用政治网络在全国范围内为其争取选票。选举仍面临诸多挑战,包括东部地区日益严峻的安全形势、反对派对大选的抵制、选举委员会的财政和后勤困境等。此外该国与卢旺达的外交危机以及与M23反叛组织的冲突也将严重影响选举活动。选举仍将按计划推进,但若选民登记未能在年初取得足够进展,也可能被推迟至2024年。

六、军政府过渡迎来关键期

2022年,苏丹和乍得都延长了过渡期,而布基纳法索和几内亚则于近期承诺在2024年结束两年的过渡期。部分军政府可能试图扩大权力,但不得不考虑日益恶化的安全形势及民众的不满情绪。国际社会也在不断施加压力,要求军方退出政治进程并组建文官政府。因此,2023年对于非洲军政府而言至关重要,需要在过渡期限前设法通过选举等程序将权力平稳移交给文官政府。

七、南非政治现变数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于2022年11月因私人农场资金被盗一案卷入丑闻。虽然拉马福萨在去年12月再度当选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主席,且南非议会否决了总统弹劾调查案,但其本人的声誉和地位、以及ANC的支持率仍受到一定影响。在2024年大选来临前,执政党将努力恢复声誉,而反对党则将利用执政党在腐败和能源供应不足问题上的失职来争取支持。

八、武装势力蔓延,危及商业运营

萨赫勒地区国家将面临日益严峻的伊斯兰激进组织威胁。2022年8月,法国主导的“新月形沙丘”反恐行动正式结束,此后地区国家的军事行动未能填补其留下的安全真空。武装分子将利用贝宁、科特迪瓦和多哥等国的结构性安全漏洞,继续从马里、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向南推进。更令人担忧的是,武装组织逐渐将目标对准了当地运营商,尤其是金矿开采企业,以寻求在地区非法贸易日益猖獗的情况下获益。

此外,自2022年4月以来,伊斯兰激进组织还已经扩张到尼日利亚中间地带。武装组织或将复制在该国东北地区的攻击模式,继续以政府安全部队和礼拜场所作为主要目标。考虑到尼日利亚中间地带的商业日益发展,武装组织也可能瞄准跨国企业。

索马里和莫桑比克方面,尽管境内的武装组织势力在2022年因持续的军事打击而有所削弱,但索马里“青年党”和莫桑比克“圣训捍卫者”仍有发起袭击的意图和能力。索马里的电信基础设施和莫桑比克的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将是主要目标,不过极端分子对商业目标进行持续攻击的能力依然有限。

九、地缘政治格局

2022年,西非的反法情绪高涨,同时俄罗斯也尝试增加地区影响力。马里和中非共和国等对前殖民国法国的依赖远低于后者。但未来一年,预计非洲国家与全球地缘政治大国合作的趋势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他们将继续采取务实接触的策略,以寻求投资和安全合作机会。

十、能源机遇

地缘政治环境的变化或将助力非洲能源行业发展。2023年,为填补全球能源供应缺口,海上天然气行业或将复苏,塞内加尔、莫桑比克、安哥拉和坦桑尼亚等有望率先获益。此外,借助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7)的势头,许多非洲国家将开始寻求能源转型融资。纳米比亚和南非得益于先发优势,已与西方国家陆续达成了几项能源战略协议。最后,对全球能源转型而言至关重要的稀土矿产资源仍受到持续关注,整个非洲大陆的采矿行业或将因此受益,从而为各国政府带来所急需的收入。

查询表格

一般查询和简报注册

DOTCOM - CHINESE - Enquiry via Thinking articles
*
 
 
 
姓氏*
 
 
 
职位*
 
 
 
公司*
 
 
 
国家和地区*
 
 
 
邮箱地址*
 
 
 
工作电话
 
 
 
您的询问
 
 
 
通讯注册
 
 
 
 
 
 
 
 

control-risks-wechat-qrcode
关注化险集团微信公众号。我们将持续与您分享及时的全球风险动态和前沿的深度洞察报告,助您妥善应对风险,把握市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