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地区解读之非洲篇

 
全球各地区解读之非洲篇

在疫情肆虐的半年多里,非洲的疫情与其它地区相比,并不显著。但近两周,当地疫情似乎出现了令人担忧的变化,新增病例数持续上涨。然而,对于非洲的很多国家来说,相比疫情本身的健康威胁,衍生的政治、安全、财政、经济等问题更让人头疼,特别是石油出口国。我们一起来看看对于埃及、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和安哥拉的简析。

除此之外,各国简析还将包括化险集团合作伙伴牛津经济研究院发布的经济风险评分,以汇率、需求、成本、主权信用和贸易信用这5个指标为基础进行评估。每个国家的得分从1-10分不等(1分代表风险最低,10分代表风险最高)。牛津经济研究院还根据得分为164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排名。排名越高的国家或地区,其经济风险越低。


埃及

埃及正面临疫情带来的严重经济和社会压力,国内政治稳定性受到威胁。埃及政府非常依赖的收入来源均受到疫情的强烈冲击,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旅游、海湾地区汇款业务、苏伊士运河等。收入急剧下降不利于政府遏制病毒和减轻经济影响的努力。此外,埃及拥有庞大而稠密的人口——总人口达1亿,其中有近2000万人居住在大开罗地区,这为病毒传播提供了理想环境,也给该国多年来一直缺乏投资的医疗体系带来更大压力。

在过去十年中,埃及一直处于动荡状态。政治不稳定、经济危机、重大安全挑战等层出不穷。近年来,政府对反对和批评声音的压制、对武装分子的严厉打击,以及民众对于动荡局势的厌倦,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稳定性的威胁。但随着感染和死亡人数的上升以及经济环境的恶化,民众可能再度走上街头,并重掀类似2011年时的抗议浪潮。

经济

埃及经济风险评分为6.0,风险程度高于中东和北非地区5.3的平均水平。

之前,埃及在改革方面取得巨大进展,宏观经济状况得到改善,本以为能一举进入经济增长的快车道。但全球经济衰退使这一宏伟愿景受挫。消费、投资和出口疲软将拖累2019/20和2020/21财年的经济增长。

通胀率方面,预计未来几个月都将维持在较低水平,全年平均为5.5%。主要原因是国内需求低迷,且全球石油和食品价格均处于低位。在3月16日降息300个基点后,埃及央行在5月举行的第二次会议中已经决定保持主要利率政策稳定。

埃及于5月开始销售50亿美元国际债券,并获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按照“快速融资工具”提供的27.7亿美元贷款援助,此外还正与对方就另一项备用贷款安排进行融资谈判。但随着外债增加,外汇储备的负担也会加重。由于经常项目赤字从去年占GDP 3.1%扩大到今年的3.8%,再加上外国直接投资和投资组合流入的下降,埃及今年的外汇储备预计将减少20.8%至326亿美元。


尼日利亚

虽然尼日利亚病例数量继续上升,但死亡率仍相对较低(约2.1%,实际数字可能略高)。在经历数周封锁后,尼日利亚已经放松了疫情管制。政府清楚,对于大部分尼日利亚人来说,经济挑战远比病毒威胁要来的可怕。

尼日利亚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于财政。今年4月,该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了34亿美元、向世界银行申请了25亿美元、向非洲开发银行申请了10亿美元紧急援助,并采取了经济刺激措施。但事实证明这些还不够——较高的债务还本付息与收入比例将继续破坏经济复苏前景。政府坚称债务水平可控,不太可能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并可能增加中期借款。

随着尼日利亚央行继续利用不断下降的外汇储备来捍卫货币奈拉,其贬值幅度已经收窄,短期内可能大体保持稳定,不过潜在挑战犹存。未来几个月,尼日利亚的主权风险仍处于可控范围内;但随着未来几年债务偿还能力的下降,主权风险可能会上升。

经济

尼日利亚经济风险评分为7.3。在全球需求和供应的双重冲击下,今年尼日利亚经济将面临巨大挑战。

虽然GDP在年初保持了相对良好的增长,一季度同比上升1.9%。但油价下跌已从各方面影响经济,包括外汇流动性收紧、通胀上升、投资下降、财政空间受限、消费增长放缓等。对主要经济中心的封锁也会加剧对GDP的负面冲击。再加上尼日利亚央行有迹象对外汇支出进行更严格的管理,外汇流动性可能进一步受限,促使GDP向下修正。尼日利亚全年GDP预计将收缩3.9%。
 

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原希望通过8月举行的选举为他的改革议程赢得民心,但新冠疫情爆发迫使政府推迟了这一至关重要的政治活动。从整体上看,埃塞俄比亚的疫情应对策略似乎取得了一定成功。当局通过广泛部署社区卫生团队来开展病毒筛查和公众意识宣传工作,使病例数量保持在低位。但随着感染人数上升,卫生设施开始难以承担负荷,民众对政府的正面评价可能会渐渐转向。

与此同时,宪法规定埃塞俄比亚现任政府只能执政到9月,该国政治正面临巨大未知。尽管阿比可能会一直掌权到选举,但部分反对党指责政府利用疫情巩固权力,政治紧张局势正在加剧。此外,一些反对派武装组织继续活跃,针对性的军事行动从不间断(特别是在西部地区),这也可能影响阿比的改革议程。未来几个月,当地政治和安全不稳定的情况可能会愈发突出。

经济

疫情叠加虫害,给国际收支、通胀、经济增长等带来极大负面影响 。埃塞俄比亚的总体经济状况恶化,结构性失衡严重,外部流动性疲弱,外债负担过重,且无力应对气候冲击。由于原材料主要来自于国外供应商,疫情还使过度依赖全球供应链的风险暴露无遗。财政空间有限、货币储备不足等因素都让政府难以实施有效的反周期政策来刺激经济。

埃塞俄比亚已经呼吁全面减免非洲债务。按照“快速融资工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豁免了埃塞俄比亚债务,并提供紧急援助。该国与主要债权人的偿债协议也重新签署,以减少硬通货流动性需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政策支持下,埃塞俄比亚经济预计将很快重回增长。未来,该国也将重新采取自由化议程。
 

安哥拉  

疫情给安哥拉的主权和运营风险带来极大压力。目前这两类风险都已经上升到很高的水平。

面对占GDP 90%以上的沉重债务负担,安哥拉迄今为止都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应对疫情影响:专注于减少支出和增加流动性,而非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另外还与主要债权国就偿债问题进行了谈判。但鉴于在安哥拉经济体系中占主导地位的石油行业非常低迷,已经造成巨大的收入损失,以上努力不太可能帮助减轻经济下行压力或防止债务状况继续恶化。

与此同时,包括入境禁令在内的疫情应对措施,使石油、矿业等依赖外国劳工流动的行业出现运营中断。汇率压力抬高了企业成本,获得外汇也更加困难。考虑到疫情限制还减少了贸易和商业机会,并影响民众生计,国内动乱也可能在未来数月加剧。

经济

今年3月爆发的原油价格战,彻底摧毁了任何安哥拉经济可能在2020年摆脱四年衰退的乐观预期。安哥拉的实际GDP预计将在2020年收缩2.8%,2021年增长0.9%。

近几个月来,安哥拉物价通胀再次抬头。自2019年10月以来急剧贬值的货币宽扎、新14%增值税的逐步实施以及不断上涨的食品价格都将在未来数月继续带来通胀上行压力。预计安哥拉的通货膨胀率将在2020年内上升到20.1%。

油价暴跌使短期内政府收入增长大幅下滑,预计政府预算将从2019年占GDP 1.4%的盈余走向2020年占GDP 0.2%的赤字。安哥拉需要通过削减预算来控制赤字。3月下旬,财政部已经基于油价最高35美元/桶的情景修改了2020度国家预算。

下载

请填写以下信息,获取风险地图2020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