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大跌,最脆弱石油出口国深陷危局


油价大跌,最脆弱石油出口国深陷危局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全球石油市场风雨飘摇。尽管OPEC+此前已经达成了史无前例的原油减产协议,但仍未能扭转油价低迷的走势——全球低油价环境可能会持续到2021年。而对于那些较为脆弱的石油出口国而言,油价低迷无疑是给疫情之下早已困顿不堪的当地经济雪上加霜,并对其政治和安全形势造成越来越大的威胁。

自身千疮百孔

通过对各国自身情况分析,我们将伊拉克、利比亚、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南苏丹、安哥拉、厄瓜多尔、阿尔及利亚、伊朗、乍得、哥伦比亚、阿曼和墨西哥列为最脆弱石油出口国;也即,当外部的经济、政治和安全风险增加,这些国家最易受到影响。它们大都高度依赖石油出口收入为国家预算提供资金,外汇储备较少,经济多元化程度很低、严重依赖石油租金,近期出现过社会紧张或政治不稳定的情况,或是存在诸如战乱、犯罪猖獗等重大安全隐患以及制裁等外部地缘政治压力。

 Control-Risks-Oil-2020-chart 


而从疫情角度看,所有这些国家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都在增加,其中伊朗、墨西哥、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的病例数最高。在尼日利亚,确诊病例的数量在过去一周增加了约65%。

外部威胁加剧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预测,尽管全球石油需求有望在今年下半年逐步恢复,但全年仍将创下同比下跌930万桶/天的记录。需求低迷以及全球经济恢复的不确定性,可能会使油价在未来数年均位于2019年的水平之下。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2020-2021年的国际油价将保持在每桶33-35美元之间。

 Control-Risks-Oil-2020-graph

 
需求减少和油价下跌,再加上供应过剩和预期的减产所导致的储存和运输成本上升,将对以上石油国的经济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公共财政紧缩将限制这些国家应对疫情危机的能力,并使其难以为受疫情冲击的企业和个人提供支持,从而引发失业率增加、资本加速外流、货币贬值、实际收入减少等问题,导致社会动荡加剧和犯罪率升高。从更长远的角度看,石油收入的持续短缺和储量的不断减少,可能会带来政治不稳定、已有冲突升级、民众长期不满等威胁。内忧外患之下,这些最脆弱石油国的危局已层层展开。


第一站:社会动荡和犯罪横行

首先,货币贬值、通胀飙升以及公共开支收缩,已使这些国家内部的众多弱势群体实际收入骤减。在阿曼,由于当地货币与美元挂钩,大部分人群的生活水平正在下降;而尼日利亚也于今年3月让货币奈拉贬值。在各国放松疫情封锁措施后,实际收入下降和疫情引发的经济混乱可能导致更多的社会动荡。

其次,由于粮食出口减少以及较富裕国家的囤积,粮食供应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的石油出口国的粮食危机可能愈演愈烈,进而可能促使民众抗议生活必需品供给不足、价格高昂而引发混乱。以就业保障和福利补贴为基础的社会制度也将面临压力,尤其是阿尔及利亚和阿曼这样已在近期发生政治转型的国家。在厄瓜多尔,如果政府被迫采取紧缩措施并取消燃料补贴,可能会引发大规模抗议。

再者,在上述最脆弱石油出口国中,非石油经济活动中大约有一半至三分之二为非正规经济活动。从事非正规经济工作的民众在难以获得政府支持的情况下,很可能成为社会动荡的主要推动者。在疫情封锁措施取消后,伊拉克和阿尔及利亚等国因宵禁等而暂时平息的抗议活动可能会卷土重来,规模尤甚。而在石油经济活动中,大规模减产也会危及石油行业的就业,可能会导致“以油为生”的工会及社会组织出现动荡。如果抗议活动威胁到了石油基础设施,安哥拉、阿尔及利亚、苏丹和伊拉克等国政府可能会采取高压措施。

最后,虽然在已经采取严格封锁措施的石油出口国内,犯罪率有所下降;可一旦限制解除,犯罪率可能会再度上升。例如在粮食安全问题极其严重的委内瑞拉,抢劫活动已经增加。机会主义犯罪可能会变得更加暴力,且外籍人士将面临更大威胁;而有组织犯罪集团也将因燃料和毒品走私生意遇挫,转而寻找新的机会。

第二站:政治局势不稳

在疫情早期阶段,由于民众较为支持本国政府遏制病毒传播的努力,许多最脆弱石油出口国的政治局势得以稳定。然而,如果政府无法采取有效措施来缓解民众的经济压力,其获得的支持可能会迅速减少。随着经济恶化,墨西哥、尼日利亚和伊朗政府的支持率已经下降,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正在面临反对派提前举行信任投票的诉求。即将到来的厄瓜多尔(2021年)和乍得(2020年12月,可能会推迟)选举也可能受到上述情况的影响。

通常来说,为民众提供财政援助对于依赖石油的经济体而言尤为重要,因其在石油租金分配方面容易出现不平等和侍从主义色彩。但由于收入减少,货币储备较低的乍得、厄瓜多尔、南苏丹、利比亚和委内瑞拉等国可能很快耗尽外汇,继而陷入严重的财务困境。一方面难以为大规模的经济救助计划提供资金;另一方面,一些国家甚至可能无法维持现有的公共支出水平(如伊拉克很可能在2020年出现内部违约,届时其外汇储备将难以负担政府工资等核心支出)。在这样的情况下,公众对政府的支持率可能大幅下降,并出现更多的、持续的抗议行为。

此外,油价暴跌可能会让部分意图实现经济多元化的石油国的改革进程愈发复杂,甚至出现倒退。如果安哥拉经济再次陷入衰退,政府可能难以保持改革势头。在哥伦比亚,如果私有行业受到疫情和商品价格下跌的严重影响,最近在经济多元化方面出现的进展可能会停滞。

油价下跌带来的地缘政治风险也不容忽视。美国不顾国际社会批评,继续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实施严厉制裁,希望油价暴跌能动摇马杜罗政府的执政基础。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已经从1998年查韦斯上台时的每天350万桶下滑到今年3月的每天66万桶。在美国的制裁压力下,委内瑞拉的石油仅以每桶2美元的价格出售,远低于生产成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0年委内瑞拉GDP将再下降15%。

第三站:安全风险增加

随着国内和国际政治压力持续增加,存在恐怖主义或军事冲突等安全问题的国家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威胁,现有的安全漏洞和混乱很可能给武装组织可乘之机。

• 伊拉克面对的安全威胁将主要来自伊斯兰国和其它准军事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以及伊朗等国家行为体。后者可能试图在境外制造不稳定,例如引发伊拉克与美国的冲突、在霍尔木兹海峡营造紧张的安全局势等。
• 南苏丹的石油收入下降可能会危及该国预期的政治稳定,并破坏冲突各方之间脆弱的政治和解。
• 哥伦比亚政府或许会以财政困难为由,进一步推迟执行与左翼游击队达成的和平协议。包括“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分裂分子在内的武装组织或将利用此次危机,继续增强其国内力量。
• 利比亚可能会面临油价下跌之下冲突升级的压力,从而进一步削弱政府的疫情防控能力。


联系我们

如您希望获得更详细的信息,或针对某一话题与我们进行更深入的交流,请联系我们

control-risks-wechat-qrcode

关注化险集团微信公众号。我们将持续与您分享及时的全球风险动态和前沿的深度洞察报告,助您妥善应对风险,把握市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