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阴影笼罩下的全球地缘政治


新冠肺炎阴影笼罩下的全球地缘政治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9日,中国境外已有104个国家和地区发现确诊病例,累计确诊达28,673例。近日来,中国以外的每日新增病例数之和更是远超中国境内的同日数据。新冠肺炎疫情逐渐成为全球面临的共同威胁。企业面对地区封闭、供应链中断、市场波动等诸多问题,但挑战不止于此——肺炎阴影下,全球地缘政治格局也正在面临变局,而所有跨国公司以及有国际商务联系的企业都在受影响之列。

  •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会促使一些国家削减公共开支,继而引发国内动乱和长期政治不稳定的风险。
  • 疫情可能使中美间的紧张局势在美国大选来临前再度升级。
  • 意大利可能无法继续维持稳定,民粹主义运动势力增强或将威胁欧盟内部的自由流动,从而损害欧盟凝聚力。
  • 然而,如果全球能协调一致携手遏制疫情,国际组织可能在疫情之后得到重振,多边对话的影响力也会再度提升。

疫情现状

当前人类对COVID-19病毒的认知还十分有限。世界卫生组织官员3月3日的说法是,全球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为3.4%,但在老年人或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群中超过10%,比季节性流感严重,但不及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非典(SARS)。但这些也仅是基于当时情况所能做出的判断。随着疫情的不断演化、相应的研究持续推进以及一系列社会因素的作用,各项认知也在不断更新。


在一系列有力的防控措施下,目前中国境内的疫情形势已出现积极变化: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不断下降,恢复重振工作也在审慎进行中。而在中国境外,韩国(主要是大邱和周边地区)、欧洲(主要是意大利)和中东(主要是伊朗)的感染人数快速上升,一些国家单独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也已超过中国。除南极洲外,全球六大洲都已出现确诊病例。


未来情境推演

我们对未来的全球疫情走势进行了推演,并将可能发生的几种主要情境总结如下。

情境一:快速恢复

  • 中国病例数持续下降,疫情在4月底之前得到成功遏制。
  • 5月中旬,中国大部分生产设施全面恢复运营。供应链没有出现永久性转移,顺利完成重构。
  • 2020年第二季度末,中国境内及往返中国的交通运输将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 中国境外的疫情扩散有限,很快局限在各个地理区域内。交通、旅游等行业以外的经济活动不会受到重大干扰。
  • 中国境外的新增病例数大致从6月前后开始下降(可能略有变化)。
  • 全球主要经济体将在2020年第二季度末开始恢复增长。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速最多减少1%。
  • 对全球安全和地缘政治的影响较为轻微。

情境二:扩大为季节性传染病

  • 病毒在湖北省的传播得到控制,中国各地的病例数量继续下降。
  • 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的生产和供应链仍将受到严重干扰。复苏将在第二季度末或第三季度初开始。
  • 疫情在全球的传播范围更广,加剧了供应链和运输环节的中断。
  • 全球疫情在5月达到顶峰,之后传播速度开始放缓。
  • 中断的供应链和运输环节大多会在2020年第四季度恢复,但全球有10%-15%的供应链将永久脱节。
  • 在成功遏制疫情之前,全球重大活动可能会持续中断。
  • 全球经济增速最多下降3%。
  • 地方执法能力将有所下降,但全球安全形势将保持稳定。
  • 对全球地缘政治的影响有限,只有伊朗、意大利、韩国等少数国家的政府面临巨大压力。

情境三:更大规模爆发,地区间不平衡

  • 到2020年6月底,全球应对措施有效遏制了疫情在发达经济体的蔓延。
  • 但疫情将在公共卫生资源有限、大型危机管理水平较低的欠发达国家继续扩散。
  • 中东、南亚、非洲和南美洲部分地区的病例总数将接近100万。
  • 运输和供应链中断将持续到2021年,企业需要重构20%-30%的供应链。
  • 疫情扩散速度在2021年第一季度末开始放缓。
  • 全球产出下降3.5%-5%,导致全球经济陷入衰退。
  • 全球经济复苏将从2021年年中开始,呈L型走势,需要大量的财政刺激政策来推动增长。
  • 受影响地区的安全形势恶化:国内动乱的可能性上升,针对外国人和外资企业的袭击增加。
  • 对全球地缘政治影响巨大,部分国家间出现紧张局势,非常规的欧洲难民数量激增。

情境四:全球性爆发

  • 新冠肺炎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内均广泛流行。
  • 中国以外大部分国家的防控措施都不得力,感染人数持续增长。
  • 在公共卫生资源有限的国家,感染人数增长率更高。
  • 疫苗最早要到2021年第二季度才能上市。
  • 到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有60%以上的供应链需要重构。
  • 供应链本土化将导致全球贸易进一步分化,保护主义抬头。
  • 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引发一系列政治危机,使反危机政策响应方面的全球有效合作更加复杂。
  • 许多动荡地区的安全形势恶化。
  • 长期的全球流行和经济衰退促使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权封锁边境,以遏制疫情。

政治影响

无论哪种情境最终发生,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势必给地缘政治带来影响。

从经济上看,疫情已经严重扰乱了全球供应链。随着消费者和企业减少支出,需求危机可能进一步加剧。目前许多政府甚至在还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机时留下的债,并没有太多能力弥补消费者需求萎缩带来的财政缺口。全球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大。

从更广义的角度来看,全球性的疫情危机已经超出了国际应对能力的范围,个别国家可能会采取与国际脱节乃至扰乱性的措施来阻止疫情扩散,从而进一步损害全球治理。不过,疫情危机也可能重振国际合作,促使各国休戚与共,携手应对,就如2009年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召开的G20峰会那样。

而就一些具体的地缘政治议题而言,疫情的影响也相当显著。

  • 美国大选:化险集团合作伙伴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肺炎疫情将使已经放缓的美国经济增速在2020年进一步下滑到1.3%左右。疫情导致的人口中心区域封闭,可能会让美国陷入衰退,并对特朗普总统的连任计划构成挑战。一旦经济低迷伴随着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他可能失去白宫。
  • 中美关系:两国已经就疫情问题开始互相批评。此外,疫情还可能影响今年1月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履行。如果中国经济在疫情后反弹,而美国经济却放缓,美国可能会对履行协议内容采取更加激进的态度。而这些,都让两国关系充满变数。
  • 欧盟内部:肺炎疫情可能使2020年欧洲经济增速下滑0.2%左右,这将破坏欧洲历经多年停滞后才刚刚开始的经济复苏(特别是德国制造业)。意大利是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欧盟成员国,它可能会坚持要求欧盟提供经济支持。与此同时,欧盟还面临着新一轮的难民危机,可能引发本土主义运动,并将防控疫情作为反对移民和加强边境管控的民粹主义论据,从而对欧盟内部的自由流动构成威胁。
  • 伊朗问题:疫情可能会使伊朗在中东地区进一步遭到孤立,但不太可能严重威胁伊朗的政权稳定。伊朗政府未能有效遏制疫情扩散,使得邻国封锁边境、暂停旅游往来。这会进一步损害伊朗经济,并影响其对地区代理人的资源支持。伊朗或将寻求引发一场外部危机,以维持民众支持。
  • 石油出口: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国际原油市场。这几天的“石油风云”,一方面是由于中国等多个重要经济体受疫情影响对原油需求下降,另一方面也是几个石油生产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博弈所致。而风起云涌之下,中东、中亚以及俄罗斯都将承受巨大的财政压力,进而导致公共服务支出削减,加剧国内的长期动乱威胁。与此同时,低迷的石油市场也将为美国对委内瑞拉和伊朗进行“极限施压”提供空间,并淡化利比亚冲突和伊拉克政治不稳定给国际原油市场带来的影响。
  • 全球治理:贸易战、各类冲突事件、气候变化上不作为等问题,让全球治理继续举步维艰。然而,如果国际社会最终协调一致应对疫情,可能会让人们重拾对国际组织的信任(如世界卫生组织),并缓和地缘政治竞争对手间的紧张关系。

联系我们

如您希望获得更详细的信息,或针对某一话题与我们进行更深入的交流,请联系我们

control-risks-wechat-qrcode

关注化险集团微信公众号。我们将持续与您分享及时的全球风险动态和前沿的深度洞察报告,助您妥善应对风险,把握市场机遇